评论列表

  • hackershare

    · ·

    近日与一位国际政治教授餐叙,交流得比较坦诚,事先只知道他是位有名的教授,一头白发,以为六七十岁,也不知道全名,由于交流中不同意他的很多意见,而现今的决策又完全是按他的意见所做。有时显得不接地气,以为是有点僵化的老教授了,回家后检索了一下,是位二级教授,刚 50 出头,他从四十来岁...

用户信息